麦妮娜看向秦浩邦。

    秦浩邦开口道:“秦川,这是你阿姨的一片心意。”

    “既然是心意,我心领了。”秦川淡淡地说道。

    秦浩邦干笑着,“你这孩子,上次我给你的钱还够用吗?不够再问我要。”

    “你说你上上个月给我的五百?我现在赚了一些钱,已经足够我的房租,穿搭,谢谢你的心意,我一会把你的五百元给你。”秦川直接道。

    “我说秦川,那五百是你爸爸给你用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当秦家的人了吗?”麦妮娜鄙夷道。

    “你不是说给我的太多嘛。我都还给你,你又不高兴了啊。”秦川说道。

    秦老太太不傻,一下就听出了问题,之前她去秦浩邦那里,也没有看到秦川。

    这个儿子,多偏袒现在的妻子,她也是知道的,之前的妻子多好,都被气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苛待你了啊,你怎么不说说把我香水全部摔了,我说你什么了吗?”

    “我为什么摔你香水,是你说呢,还是我说呢?”秦川冰冷地看着麦妮娜。

    麦妮娜想起当天,是她先挑衅秦川的,不想事情扯出来,“今天是你奶奶生日,这么多宾客在这里,我不想跟你吵架,给你买衣服是好心好意,你不要就算了。”

    “我谢过你了。”秦川淡淡地说道。

    “秦川,你现在住在哪里啊?”秦老太太问道。

    “学校附近。”秦川说道。

    “要不,住我家去,虽然离开你学校远了一点,但是你现在被保送了,也不用每天去学校,如果要去,让家里的司机送你去就好了。”秦老太太说道。

    秦川扬起了笑容。“我现在住在那里还好,暂时不想搬走,再说,很快我就要去华清府了,到时候会在华清府附近租房,谢谢奶奶。”

    “最近要不要来奶奶的公司实习,先了解下。”秦老太太邀请道。

    秦川摇头。“最近有些忙,我想等目前的事情做完再说。”


 

    “好,有什么需要就给奶奶打电话,你本来就是奶奶的好孩子。”秦老太太特意说道。

    她是说给麦妮娜和秦浩邦听的,也是说给秦川听的。

    秦可楚的脸色非常非常差。

    饭后

    秦川看了下时间,“奶奶,我可能要走了,我下午还有一场比赛,晚上要去学校排练。”

    “哦哦,好,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别太辛苦,身体最重要。”奶奶慈声说道。

    秦可楚见状,立马先出去。

    她答应陆如意的,不让秦川参加明天的比赛。

    她也不想秦川参加明天的比赛出尽风头。

    更不想秦川真的出道成功。

    秦川告别了秦老太太,要出来的时候,陆翰宇站在了她的前面。

    “你要走了吗?”陆翰宇问道。

    “下午那边还有一场比赛,我答应三点之前回去的。”秦川看了下时间,“现在回去应该差不多。”

    “要不要我送你过去?”陆翰宇问道。

    “不用了,我奶奶喊了司机送我,谢谢。”

    “我不知道你是秦老太太的孙女。”陆翰宇说道。

    “是或者不是,我都是秦川,还有,我并不想进入我奶奶的公司,我想要自己创业。”

    陆翰宇扬起笑容,眼睛里面都是欣赏,“我看出来了,那晚上见,明天就是公演了,今天的训练挺重要的。”

    “嗯,好,晚上见。”秦川颔首,出了门口。

    一辆车子停在了秦川的面前,“您好,老太太的司机刚才有事出去了,喊我送你过去。”

    “嗯。”秦川不疑有他,上了车子。

    “你要喝水吗?”司机问道,把矿泉水递给秦川。

    秦川真好有些口渴了,接过司机的矿泉水,正准备喝,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陆翰宇的,接听。

    “秦川,你没事吧?”陆翰宇关心地问道。

    “没事。怎么了?”秦川不解。

    “我刚才碰到你奶奶的司机,你奶奶的司机说以为你跟着我走了,但是我看到你上了一个人的车。”

    秦川的脑中警铃声响起。

    刚才这个司机是说,她是奶奶的司机喊来的,显然是说谎了。

    而且,一上车,还给她喝水,这水里明显是有问题的。

    “我知道了,谢谢,我会处理。”

    “我现在已经跟上来了,你旁边有什么标志,告诉我。”

    “晚点再说。”秦川挂上了电话,打开摄像,把水瓶盖子旋转好,放到了包里,看向司机,问道:“你是想要绑架我吗?”

    司机愣了一下。“当然没有,你怎么会这么问。”

    “你想不想绑架我,或者想对我做些什么,我只要把这瓶水交给警察就知道了,我相信酒店那有监控的,你跑不掉。”秦川淡定地说道。

    司机一听,脸色瞬间苍白了,解释道“是秦可楚小姐让我怎么做的,其他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让你怎么做,说清楚明白一点。”秦川眯起眼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