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瑶知道,阿野的心病需要更漫长的时光去抚慰,要让他获得能够接纳新生命的安全感?,就必须有更多的……更多的爱去滋养他。

        但同时她也明白,就像拍戏一样,无论?他多不愿意,如?果她想,他就会?装作没事?的答应。

        要是她表现得很喜欢小孩儿,阿野照样会?伪装得天衣无缝,只为了满足她。

        所以她直接改了自己的态度。

        从想通那天起,她就再也没招惹过任何?一家孩子,对身?边的孕妇们也尽量表现得毫无兴趣,不管谁来问,统一回答就是她不想要孩子。

        她还时不时给阿野分享点别人?生孩子的血腥经历,顺势表达一下抵触,成功把阿野糊弄过去。

        演技嘛,这太简单了,有什么难的。

        阿野安心就行了,别的都无所谓。

        喻瑶暗中松口气,安抚地摸了摸容野的脊背。

        小疯子醋得很,她乐意哄着,就算永远不要孩子又能怎么样,谁也不会?比他更重要。

        这种?伪装,她愿意一辈子。

        -

        一个?月后,喻瑶的戏份基本?杀青,时间?正好赶在结婚纪念日前夕,宋岚没怎么给她安排工作,只谈了一个?风靡全网的游戏代言,游戏方激动得无以言表,第一时间?送来三套广告片要穿的服装,给喻瑶当做礼物试一试。

        既想表现一下自身?的高水准,也贴心地让喻瑶提前看看喜不喜欢这个?风格。

        衣服送到家里的时候,刚好是纪念日当天,因为容野集团里有两个?大项目落地,今年没办法轻松出去,所以喻瑶悠闲在家,跟阿野讲好了不到外面吃,她难得有空,要亲手下个?厨。

        小助理个?个?懂事?,把衣服放下就赶忙溜,知道日子特殊,生怕撞上回来的容二少。

        喻瑶也没来得及细问问衣服到底什么风格,人?都跑光了。

        正好该准备的已经妥当,只要阿野到家就能上桌,她顺手搬起最?上面的大盒子,挪到衣帽间?里,好奇拆开。

        一开始喻瑶没看懂,等?翻了几下才恍然,耳朵有一丝飘红。

        艹,九尾狐啊。

        不是电脑后期做特效的那种?,是全套衣裙配饰,跟游戏里的主要角色一比一还原,的确是大手笔。

        喻瑶瞄了眼时间?,估计阿野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回,时间?比较宽裕,她来了兴趣,把盒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取出来,穿戴在身?上。

        好家伙妖而不俗,妩媚又不暴露,还挺会?把握尺度。

        喻瑶对着大镜面,最?后把一对雪白的尖狐耳戴在头上,屏住呼吸回过身?,后面跟裙子连成一体的九条蓬松毛绒的大尾巴也跟着波澜起伏。

        这画面……

        她莫名想起当初诺诺为了哄她,在身?后绑的一条尾巴,差点让她就地流鼻血,她现在这样要是被某人?看见,大概……

        不行,头晕,不能想。

        喻瑶越来越觉得危险,又看了看时间?,当机立断往下脱,还得藏得死死的,别叫他看见了。

        她觉得自己动作够快了,但刚刚开始往下摘饰品,上身?薄纱才脱掉一小半,就清楚听?见有车开进院子,没进地下车库,直接停在了外面,没过几秒,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一声提示音过后,指纹锁解开。

        容野的嗓音隔着一点距离在叫她:“老婆。”

        ……卧槽。

        喻瑶要炸了,抓紧看了下镜面。

        好得很,还不如?不脱了,现在衣衫半解,耳朵尾巴俱全,加上因为紧张而潮红的皮肤,比刚才还他妈刺激。

        喻瑶嗓子干涩,心底又控制不了地跳上某种?很难为情?的隐秘期待。

        她急忙喊:“等?一下!我马上出来!”

        别的还好说,穿着挺美,可怎么也得把耳朵尾巴弄下去吧!

        她一手解外裙,一手去抓发卡,但越忙越错,裙子的钩扣挂住了,根本?弄不开,发卡又夹住了头发,扯一下就很疼。

        而容野显然不会?那么听?话,她一开口,反而暴露了位置,脚步声越来越近,逼到衣帽间?门外,喻瑶确定自己马上要翻车了,干脆放弃地松开了手,深吸口气。

        管他呢。

        就当送老公的纪念日礼物,怎么了,不行吗,谁管得着,反正衣服是给她的,大不了弄脏再赔个?新的。

        门被打开的一瞬,喻瑶捋顺尾巴,摆正狐耳,脸颊和眼窝因为一通手忙脚乱,泛出湿润的胭脂色来,跟九尾狐相得益彰。

        她转过身?,微抬起小巧的下巴,就用这套九尾狐全妆,笑着望向已经山雨欲来的容野,不疾不徐走过去,仰着脸轻声问:“阿野,我这样,你喜欢吗?”

        喜不喜欢这件事?,容野用自己来亲身?回答她。

        喻瑶知道他会?疯,但没想到有这种?程度,她记不清在衣帽间?里流了多少汗,狐尾的毛大半都已经不成样子,她半吻半咬地惩罚他,要他去餐厅吃她亲手做的菜时,她以为中间?会?有停止,然而等?坐到桌子前面,她仍然在他身?上,面对面的,由他含着那些食材,送进她口中。

        又从客厅辗转到楼上卧室,喻瑶最?后精疲力竭地喊出声音时,隐隐觉得有些不一样。

        太……烫了。

        而且潮湿。

        虽然以往也……差不多是这样。

        但总感?觉……更强烈了很多。

        这种?念头只在脑中一闪而过,毕竟天早黑透了,卧室里也没开够亮的灯,她昏昏欲睡,就被他抱起来照顾着去洗澡。

        两个?人?分离的那刻,过分润了,她听?到他在耳边很哑地笑,自然而然认为应该是她的。

        喻瑶一觉睡到隔天午后,该处理的垃圾早在昨天半夜就被他摸黑收拾打包好了,这些事?向来也不需要她费心。

        她还数了下盒子里剩下的小包装,没错,每次都用了,所以绝对是她的错觉。

        喻瑶天天被阿野哄着,早把那点算不上细节的细节给忘到脑后,接戏拍广告做宣传一样也没落下,直到二十多天后,她在拍封面的现场,一片吵扰的化妆间?里睡着。

        宋岚是不显怀的体质,肚子也已经有些不方便了,她还乐得跟着喻瑶,但此刻面对着坐在化妆椅上没了意识的大明星,她神色不禁有丝异样。

        喻瑶只要在工作期间?,向来精神专注,极少有这种?当场睡着的情?况。

        她拍了拍喻瑶:“还好吗?”

        喻瑶懒懒地醒过来,清醒几秒才坐好,倦色仍然明显,倒是让化妆师眼睛发亮,大美人?这样的表情?别有风情?。

        宋岚摸摸她额头:“应该没发烧啊,哪不舒服?”

        喻瑶摇摇头:“就是有点困,现在继续吧,我不睡。”

        宋岚还是不放心,给她试了体温,竟然略有偏高。

        喻瑶也没在意:“应该是化妆间?太热了,我没觉得难受。”


 

        宋岚暂时没说话,让到一边,暗中观察喻瑶,才发现她很多固有的习惯都有了小变化,不止犯困,以前很喜欢吃的芒果糖,今天递给她润喉,她居然嫌弃地拒绝。

        她每天跟着喻瑶工作,确信这些变化就是这一两天里出现的,不然以容野的细心,不会?没察觉。

        宋岚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头忽然一跳,她趁着喻瑶去拍摄,抓紧时间?去车里翻出一盒东西来,藏进包里,等?喻瑶中途休息,把她拉到旁边悄悄问:“你这个?月来了没。”

        喻瑶皱皱眉:“还没,不过本?来也不是特别准,有时候会?推迟几天。”

        宋岚把纸袋包裹的东西塞给她,把她往卫生间?带:“不管那些了,先?试试,万一呢,放心,这是我怀孕时候买来剩下的,没过期。”

        喻瑶接过袋子还没转过弯来,等?略微打开一看,才猛然睁大眼,心跳嗡的加重。

        “别开玩笑了岚姐,”她往回塞,“不可能。”

        阿野都有做措施。

        她根本?就没考虑这件事?。

        宋岚心急:“就试一下,又不疼,那些措施……也不是百分之百的。”

        然后中间?休息的十五分钟,就不得不延长到了半个?小时,拍摄现场气氛凝固,谁也不敢多说话,都等?着宋岚的消息。

        大家只知道喻老师好像出了点小问题,但没人?有胆子细问。

        宋岚也惊了,直勾勾看了喻瑶很久,喻瑶从出了卫生间?开始,就紧紧抓着那个?两道杠的塑料器具,一片茫然。

        怎么……可能的。

        喻瑶拼命往前回想,算着日子,应该是结婚纪念日前后,那么……

        她突然咬紧唇,回忆起那时的触感?。

        最?不可能的可能,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的关?头,也只能是答案。

        那个?晚上,阿野太放纵,也许薄膜本?身?就赶巧了有点小差,弄破了,但天黑又太晚,他也没有发现,就有了今天的意外。

        喻瑶不知道自己怎么撑着把后面的内容保质保量拍完的,等?结束以后,她腿就有些没力气了,坐在休息室里攥着手机,满心混乱,不知道该怎么说。

        各种?情?绪纠缠着,到最?后凝成了想要流泪的喜悦。

        她手掌放在自己温热的小腹上。

        里面有……阿野的小孩。

        手机嗡嗡震动,屏幕上显示容野的号码。

        喻瑶在果断排除了其他选择,决定原原本?本?把事?实?告诉阿野之后,尽力平复了呼吸,接通电话,但听?到他声音的一刻,她还是忍不住轻微哽咽。

        “老公,你快点过来,我这边……”

        “弄出人?命了。”

  容野在办公室里,刚结束一场短会,立刻就给喻瑶打了电话,想去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