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一起努力,先做一年看看,反正和他们签一年,之后看情况吧。反正计划没有变化快,对吧,我们做好当前。还有,下午我们是不是去学校做项目?”

    “不着急,只有一个项目,我们四五点的时候吃完了晚饭过去,做好题目,刚好是训练。”

    “我们这个点吃饭,四五点的时候,恐怕吃不下啊。”秦川笑着提醒道。

    顾延看了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

    “那我一会去买一些面包,我们做完项目后吃,晚上回来再吃夜宵。”

    “夜宵再看,不一定饿,一会我想回去弄那个刺绣,你要是有题让我刷,再告诉我。”秦川说道。

    “这周六就是你奶奶的生日了,你先回去锈,我找找,有什么标志性的题型可以做,等我弄好后再过来找你,不着急,这周六我们才去比赛,时间很充裕,你尽量放轻松。”顾延宽慰道。

    “嗯。”

    饭后,秦川就回去了,她在网上搜索了下如何刺绣。

    刺绣是古代女人必会的,但是对于现代的女性来说,会的越来越少了。

    一查资料,发现比想象中的简单。

    现在的文明让刺绣这样的事情变得容易了。

    不过她需要去买些东西。

    绣绷,就是框住布匹的一样东西,这东西可以让锈的地方的布绷直。

    绣线,指套,锈针,水溶性纸,水溶笔。

    她可以把要锈的图样先打印在水溶性纸上面,然后把要锈的部分剪下来,按照上面的图形绣上图样,最后拿水一喷,纸就融化了,图样就锈好了。

    这些东西在小商品市场上应该有。

    秦川骑车过去,她戴了口罩墨镜。

    买了要买的东西后,她买了很多的墙纸。


 

    路上打印了,不是完全一样的图样,她回去后,先选了一条自己的裙子练习。

    不难,但是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和时间,以及耐力。

    她弄了一个多小时,只完成了一点点。

    顾延打电话给她,“准备去学校了,我在留下接你。”

    “嗯,好,我现在过来。”秦川放下图样,扭了扭脖子,下楼。

    “绣的怎么样了?”顾延问道。

    “我锈了一个多小时,只完成了十分之一这样,不难,但是很花经历,我可能不练习了,直接锈上去。”秦川说道。

    “晚上回来太晚了,你不要锈,伤眼睛的。”

    “嗯,我算了下,估计弄好十五个小时那样,来得及的。”

    “这是你对你奶奶的心意,我就不帮忙了,你明天就开始要正式锈了,早上还跑步吗?”顾延问道。

    秦川点头,“当然要跑,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再说,我又不是来不及,十五个小时,加上我现在不用上学,放心,绝对来得及。”

    顾延看秦川说的自信,她是一个知道规划和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他当然相信她。

    当他们做完训练,去集中化妆的时候,秦可楚来到秦川的面前,“秦川,我有事情找你,可以单独说几句话吗?”

    秦川点了点头,秦可楚要说什么,她大概清楚,但是,不让秦可楚说,她会一直盯着她,也烦的。

    秦川跟着秦可楚去了其他教师。

    “奶奶的生日,你去吗?”秦可楚问道。

    “嗯,奶奶的生日自然要去的,怎么了?”秦川问道。

    “爸爸说,你和我们在一起去,你也和我们坐在一起,还有,我听说陆翰宇也会去,你准备怎么面对他?”秦可楚脸色很差地问道。

    “什么怎么面对?我是奶奶孙女的事情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吗?我有什么不好面对他的,你在搞笑吗?”

    “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你是我姐姐,我觉得很丢脸。”

    “那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

    “秦川,你不能这么厚颜无耻,你是不是想借我们秦家的声望,让陆翰宇对你有好感。”

    “你想象力还真丰富,还有,什么是厚颜无耻,你不觉得你现在这样才是厚颜无耻吗?你想要我不去,因为你的脸面,你有多大的脸啊,让我答应。”秦川冷声道。

    “你这种穷酸样去了也只会丢脸,而且,你还丢我的脸,丢爸爸的脸。”秦可楚讽刺地说道。

    秦川冷笑一声,“是吗?那到时候看看,到底是谁丢脸。我不跟你们一起去了,谢谢。”

    秦川说完,转身进去了化妆的教室。

    顾延走过来,问道:“没事吧?”

    秦川摇头,“陆翰宇也会去,她不想陆翰宇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所以,想让我不要去。”

    顾延拧起眉头,“你们姐妹的关系不太好?”

    “好不起来,当初我妈妈是被她妈妈逼走的,不是什么亲人关系,更像是仇人,不过,我对他们不屑。”秦川冷声说道。

    “那就不要被他们影响自己的心情,现在可能他们暂时得意,但是我相信未来的世界里,他们只能够仰望你的存在。”

    秦川噗嗤一笑,“你这个是安慰我吗?对我这么有自信啊,我都没有。”

 顾延深邃地看着她,扬了扬嘴角,没有把话说出来。

    她如果将来嫁给她,必定是他们仰望的存在。

    但是他知道,秦川想要独立,自主,靠自己,而不是靠他。

    周六很快就来了。

    按照之前跟导演说好的,由她先开始比赛。

    抽签。

    她不希望抽到顾延,她心里清楚的,她不是顾延的对手,如果碰到顾延肯定输的。

    运气很好,她抽到的不是顾延,运气更好的是,这个项目之前顾延带她做过类似的,她知道怎么做。

    但是是团队赛,前面做好了,给后面的一个做。

    如果其中一个做错了。要回过去全部重新做,只是秦川厉害没有用。

    秦川跟他们说了方式方法。

    “我觉得这个秦川很厉害啊,看到题目就知道怎么去解。”谢一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