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刚跟你舅妈通了电话。”张淑芬回道,“她说孩子是生下来了,但宝宝目前在保温箱里,然后你表姐还很虚弱,很虚弱。”

        巧荔听着神情也凝重了几分,赶忙安慰道:“妈,你也别太担心,我下班就直接去找她们。”

        “好。”张淑芬叮嘱着,“你舅妈他们当时走得急,东西什么的可能没带全,你看着多帮忙一点。”

        “好。”巧荔应下后便挂了电话,下一秒赶忙给顾可回信息:【不好意思,今晚家里有事,真的是家里有事,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顾可看着手机上的短信,眉心微微一蹙,然后立即回道:【这可是你说的,你欠我一顿饭哦。】

 

        【嗯。】巧荔回完短信之后便将手机往裤兜一塞没再理会,忙着去处理手头上工作。

        下班后,巧荔乘坐公司班车回到市区,然后打上车忙不停蹄地往省妇保医院跑。

        刚好是下班探望的高峰时期,巧荔连续等了三趟电梯,愣是没挤上去。

        最终她放弃电梯,背着电脑包爬上舅妈与表姐她们所在的楼层。

        巧荔刚到楼层,就遇到在电梯口焦急等待的舅妈,一把拉住她的手说:“巧克力,你跟他们护士长、医生什么的说说,看看能不能给我们安排一个床位。现在天还凉着,可你姐却躺在走廊上吹冷风。”

        “舅妈,舅妈,你别急,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说着,巧荔牵着舅妈的手往里走。


 

        繁忙的产科楼层,夹杂着各种声音,巧荔一路走过去看到一排排床铺摆在走廊上,四周坐满了家属。

        见此情形,巧荔不由担忧,眼下看起来并不是只有自己表姐被安排在走廊,而是有很多孕妇都被安排在了走廊。

        是以,巧荔对舅妈说道:“舅妈,如果能安排到房间,但需要再出钱,有可能还不能社保报销的,我们申请吗?”

        “申请。”舅妈家虽然不富裕,但是自家女儿生孩子,自然是心疼的。

        巧荔见舅妈态度坚决,但又想到表姐的婆家人也在,不由又问上一嘴:“舅妈,这事表姐夫那边能同意吗?”

        “必须同意!”舅妈的嗓音一下子高了几许,“他们敢说一句话,我跟他们拼命!这可是我的女儿!”

        “好好好,舅妈消消气,消消气。”巧荔赶忙安抚道,然后跟着舅妈来到表姐躺着的位置边上,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满脸惨白,还插着氧气管,浑身上下看上去没有一丝血气。

        巧荔跟表姐夫几人打了招呼之后,便孤身一人去找了护士站:“你好,我是走廊王潇潇产妇的家属,请问什么时候才能排到床位?”

        护士站里的人忙得晕头转向,根本都没抬头理巧荔,略显不耐烦地来了一句:“没有,大家都等着呢,只有有人出院了才能再安排进病房,你们就等着吧。”

        说完那名小护士抬头看了巧荔一眼:“你们家属来得挺多了吧,回去告诉他们晚上只能留一个人陪护,其他人早点回去,对产妇也对其他产妇的休息环境带来很大影响。”

        巧荔点点头,然后再次发问:“那请问,这边还有没有vip病房,我们出钱住,可以吗?”

        护士站里的护士们听到这话,不约而同地看头看了巧荔一眼,紧接着一位护士长模样的人和蔼回道:“不好意思,都满了。今年是产子好年,大伙都赶着来生宝宝,都克服一下,互相理解一下。”

        听到这话,巧荔知道自己接下来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再有结果了。

        是以,她有些垂头丧气地往表姐床铺方向走去。

        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