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巧荔拍手叫绝地笑了起来,紧接着捂着肚子笑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就在巧荔与渡边、小岛三人谈笑风生的时候,一旁的纪远扬脸色已经黑过了锅底,一缕看不着摸不到的怒气由脚底滋生,直冲天灵盖!

        那个男的居然问她这种话!原来她是那样的人!她!她怎么可以是那种人!

        因为渡边的一句中文,使得纪远扬满脑子胡思乱想,心烦如麻。

        “小姐,一晚睡觉多少钱?小姐,一碗水饺多少钱?”巧荔自言自语尝试说着这两句话,对于歪果仁来说,中文不光字难认,拼音与声调更是令人烦愁的难关,于是才有渡边闹出的笑话。

        “咳咳……”实在忍不住的纪远扬终于出声了,“请问,你们在说什么?”

        他的声音一出,巧荔、渡边还有小岛都不约而同地看向纪远扬。

 纪远扬看着这三人投来的不明目光,微微坐直身子,用英语说道:“不好意思,我听不懂j国语,但刚才你们三人的笑声让我觉得有些被冒犯到,怀疑你们是不是在对我评头论足。”

 

        话音落下,车厢陷入一片安静。

        巧荔看着面面相觑的小岛和渡边,又看向自己身边这位脸色黢黑的男人,然后微微抽着眼角问道:“你难道不知道j国人英语普遍很差吗?”

        “……”纪远扬脑门就差淌下黑线,他怎么忘了这茬!

        巧荔抿唇噗嗤一笑,然后给渡边和小岛翻译:“这位先生因为听不懂j国语,然后又看我们聊得那么开心,就好奇想问我们在聊些什么。”

        渡边和小岛微微点头,他们俩虽然英语不咋的,但纪远扬的这种心理他们完全能够理解。

        身处异国他乡的他们听着陌生的语言,心中自然有很多不安,特别是别人笑的时候,隐隐会有一种别人在取笑他的错觉。

        是以,小岛对巧荔说道:“你把这段过程可以对那位先生解释一下。”


 

        “好。”巧荔应下,然后侧过身看着男人说道:“我的两位领导在说他们学习中文时遇到的糗事,在饺子馆明明想说小姐,一碗水饺多少钱,结果开口变成了小姐,一晚睡觉多少钱。”

        纪远扬听着瞪圆了惊讶又尴尬的眸子,自己刚才都想偏到什么份上了!

        “十分抱歉。”纪远扬内心虽然尴尬得一批,但还是镇定又礼貌地对渡边和小岛颔首表达自己鲁莽的歉意。

        巧荔看着现场这个氛围,想着今天这一个多小时自己是不可能打盹了,便提议道:“现在开始我们的中文学习时间,小岛总经理和渡边经理必须说中文交流,遇到不会说的单词,由我解释告知后再自己表达一遍,好不好?”

        “好。”渡边和小岛满口应下。

        巧荔做了下请的手势,说道:“那先由渡边经理说吧,你随便说什么都行,我来评判你的发音标不标准,然后由小岛总经理猜你刚才那段话是什么意思。”

        对于巧荔的这个提议,渡边与小岛自然没有异议。

        是以,渡边在脑海里组织语言,过了好一会儿,这才一字一句说道:“昨天,下午,谁给你送的玫瑰花?”

        小岛立马听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用j国语重复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