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瑶格外想哭,握着他手臂,想把自己身上更多的温度都给他。

        吻意犹未尽,还在不舍地?厮磨,喻瑶就听?见沙发上响起奶香味炸裂的小甜音,还配合着两只小手激动拍在一起的脆响:“再,再亲一下!”

        喻瑶侧头看过去,小桃花一对上妈妈视线,马上羞涩举起爪爪,挡在眼睛前?面,无比开?心地?晃荡着小腿儿,偷偷从指缝里看,不大点?的一个小身子,倒是浑身包裹着闪亮的CP粉之光。

        她心里又满又甜,抵着容野的肩笑出来,倒被儿子的童言童语搞得很不好意思:“你?看吧,当着孩子的面,一个吻也?很危险。”

        容野环着她的背,把人完全圈在臂弯里,听?到小家伙这么?说,眉眼间温存更浓:“亲老婆天经地?义,做我?儿子,他应该适应这种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的场面。”

        “不过……”

        他抬了抬手,简单一个示意,小桃花就有如得到至高指令,乖乖下了沙发,倒腾着小短腿儿跑到他身边,鼻尖儿上汗津津的,手脚并?用,努力爬上爸爸的腿,黏糯的小糖糕一样?往他身上一靠,仰着脑袋眼巴巴看他。

        容野跟儿子对视,自己都没发觉唇边一直在往上翘着:“下一个吻儿童不宜,不能给你?看了。”

        小桃花不懂,也?不需要懂,反正他知道爸爸可小气,不许他围观亲妈妈了。

        他也?不气馁,长睫毛懵懂地?扇了扇,面对面扑到喻瑶胸前?。

        “没关系,”他超好说话?的,甜滋滋念叨,“爸爸不亲,桃桃亲。”

        小桃花在喻瑶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下,趁着爸爸来逮他之前?,又小陀螺似的灵活转了个圈,回到容野这里,照着他同样?的位置也?重重贴上去,给一个吻。

        一人一口,别看年?纪才一点?点?大,水端得却超平。

        容野手腕上被老婆涂了药酒,拎起桃花送回房间里午睡,小家伙跟被子滚成一团,老老实实闭上眼,半点?不用爸爸操心。

        他带上门,出来看见喻瑶站在厨房料理?台前?切水果,径直走过去,手臂把她拦腰一扣,抬着她脸转过来,放纵地?吻上去。

        不再是刚才的克制收敛,疾风骤雨地?要把人侵吞。

        容野的手伤像是不存在,把喻瑶原地?抱起来,不容抗拒地?托紧,果香,淡淡的药酒,她发间清甜和他身上冷寒的气息交缠在一起,让喻瑶甘愿缴械。

        她不太?认真地?推推他:“这是……厨房。”

        “厨房怎么?了,”他唇舌炙热,“是咱们的家,我?可以为所欲为。”

        他动作?放肆,愈发野烈的进犯里是多到倾泻的爱意,盯着她哑声问:“儿童不宜的吻,瑶瑶喜不喜欢。”

        喻瑶回答不出来,身体已然失去控制,被他就这样?抱着走上二楼,禁锢封锁出一个仅有他的世界,燃成浇不熄的火海,又引着人不断陷落。

        回到卧室之前?,先经过玻璃装饰的衣帽间,容野直接进去把她轻推在墙上,喻瑶面前?就是大片玻璃,半实半虚映出交融的身影。

        她咬着唇,脖颈拉出愉悦而?紧绷的线条,视线越过容野肩膀,亲眼看着他在玻璃上反射出的样?子,手臂上隆起的筋络,脊背微弯下去招惹她的弧线,蝴蝶骨如同翅膀一样?呼之欲出,对她极具蛊惑的力量和掌控。

        自己又是怎样?红着脸,纵情沉浸。

        她孕产一年?多的时间,哪怕是后来小桃花满百天了,他都顾着她不敢随便妄为,直到她身体完全恢复到从前?,再也?没有一点?不适,他才允许自己尽情宣泄。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到今天。

        喻瑶意识不清地?想,应该还要到以后很多年?。

        产后这两年?,喻瑶不想让阿野担心,也?舍不得放下奶呼呼的小儿子,一直没有接太?重的角色,除了代言杂志,只参演了两部阵容可观的群像历史片和献礼片,戏份不多,到现在小桃花长成了一点?,她才慢慢恢复从前?的工作?强度。

        容野从来不限制老婆的事业,只是心疼。

        那种大概一生也?无法说清楚的牵肠挂肚,明知她身体都好,轻松开?心,对工作?热忱积极,可他仍然怎么?看她都是心疼的。

        喻瑶在外面也?是雷厉风行的作?风,谁见了都得叫声瑶瑶姐,脆弱这个词和她无关,但放在容野眼里,她永远都是从前?白裙子的小姑娘,又瘦又薄,风一吹就会跑,怎么?珍惜都不能足够,他必须护着,放手心里牢牢地?捂着才能安心。

        “可以接剧本,但有条件,”他到底还是松了口,“别离得太?远,让我?去陪你?。”

        喻瑶握着他手指,皮肤间缱绻地?磨蹭:“不许陪,一个电影要进组几个月,你?工作?那么?忙,还得替我?多照看小崽,最多让你?去探班。”

        容野抿了抿唇,得出结论:“你?不想我?。”

        喻瑶瞧他一脸郑重,笑着看他:“再说一遍。”

        容野狭长的眼尾微微上挑,添油加醋:“喻瑶一心工作?,完全不想阿野,甩手扔在一边,看都懒得看一眼,就忍心让他风吹雨淋,无家可归,该是上热搜的程度,词条我?都给你?想好了,影后醉心事业遗弃可怜老公,是爱情的冷却还是对婚姻的不满。”

        喻瑶又气又笑,掐着他脸把他推到床上,双手紧紧压着他,低下头,长发故意撩着他嘴唇:“你?自己信吗?”

        容野盯着她,片刻后终于忍不住露出笑意,伸手把她一搂,位置转瞬颠倒:“不信,所以请求老婆答应我?,让我?每天都去探班。”

        得知喻瑶肯接主角戏,大导们手里的剧本就纷至沓来,喻瑶放弃那些?卖座率高的商业片,冷静地?选了一部有质感的悬疑故事片,不到一个月就在宋岚的陪同下拎着行李正式进组。

        主拍摄地?离家里车程两个多小时,比城南到城北还近,异地?都算不太?上,但她临走之前?,小桃花还是抬着圆乎乎的小脑袋,眼眶里藏了两大包泪,巴巴地?看着她。

        容野拎着儿子后衣领,淡淡说:“要是想去看妈妈,就得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本意是让小崽坚强独立,别给瑶瑶造成心理?负担。

        但小崽脑筋转的超快,愣了愣,扭头就一把抱紧爸爸的腿,奶团子似的泪汪汪撒娇:“爸爸,妈妈不让你?经常去看她对不对?那你?带,带着我?一起去,就说我?太?闹了不听?话?,让妈妈管管,她肯定答应你?,好不好。”

        容野捏捏小桃花的脸蛋儿,觉得这事儿可行。

        喻瑶进组第?一天,拍到傍晚时才休息,周围的喧嚣一散,她的不适应和思念就汹涌上来,真是……太?习惯朝夕陪伴的生活了,突然离开?,哪怕明知距离很近,也?还是觉得空。

        结果这点?失落感还没等成型,她刚下了戏往外走出几步,就远远看见一道火红的小身影摇摇晃晃朝她跑过来,小奶音又糯又甜:“麻——”

        小桃花早就会标准地?喊妈妈了,但太?开?心的时候也?会控制不住跑偏。

        喻瑶震惊看着儿子穿了身巨显眼的奶萌卡通装,后背还带俩扑腾的洁白小翅膀,踩着夕阳扑向她。

        但快到跟前?时,小崽突然刹车,又返身朝后面跑,一直撞到容野腿上,小肉手把他往前?推:“爸爸,爸爸先去,爸爸最想妈妈了。”

        容野也?穿了件深红色的毛衣,妥妥的羡煞旁人父子装,他把儿子往起一夹,走到喻瑶跟前?,略微俯身,含笑跟她平视,低声问:“怎么?办,一大一小都离不开?瑶瑶,几个小时没见,像被抛弃了几年?。”

        喻瑶把他和小崽一起搂住。

        她要怎么?说,她也?是一样?的。

        只是分开?短暂的一会儿,竟然度日?如年?。

        片场寂静了片刻,随即掀起热烈尖叫声,别人听?不见小夫妻俩说了什么?,只是单看这种画面就已经刺激度爆表。

        见容野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顺手护住了儿子的小脸儿,一群人赶紧举起手机猛拍,争着发微博炫耀,这种巨型当面嗑CP现场,搁谁谁不疯。

        事实证明小崽的计策是真的好用。

        喻瑶进组前?,本来给容野的探班政策是最多只能三天去一次,不然他来回太?辛苦。

        这下可好,确实三天一循环,其中两天容野带小崽一起,小崽撒娇耍赖红眼眶手到擒来,活脱脱狗勾精完美传人,让爸爸探班的理?由名正言顺,剩下那一天,就是他彻底独占瑶瑶的私有时间。

        父子两个配合起来简直天衣无缝,喻瑶天天被灌着蜜,心里知道是一大一小的合谋,但哪还忍心拒绝,拍摄再艰苦也?觉得甜。

        带着小桃花到片场的时候,容野在任何人面前?都是矜雅的容二少,成熟可靠好老公好爸爸,把喻瑶照顾得无微不至,剧组从导演到演员,都在私下感慨喻瑶活成甜宠文女主角。

        喻瑶只能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用来回应。


        你?们瞧见的是普通甜宠文,没瞧见的那可就精彩了。

        为了给她休息好,容野在拍摄地?附近准备了房子,桃花在时嘛,的确是专心给她养身体的。

        但他不带小桃花过来的私人日?子里,放纵的凶兽就不需要再伪装斯文,客厅,餐桌,厚帘堆叠的窗边,浴室里的洗手台,甚至只是他一双臂弯,她都反复体验过。

        某人野上了天,喻瑶偶尔会忍不住咬他,整个拍摄期间,他肩膀锁骨总凝着几道红痕,没等褪下去,下一次只会变本加厉。

        喻瑶躺平了给自己总结。

        白天积极搞事业,晚上尽情穿小说,两天高糖甜宠带崽晋江文,一天超大尺度各种细节描写的劲爆海棠文,生活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

        作?为喻瑶产后复出的第?一部主角片,电影拍摄结束后就频频被媒体关注,娱乐圈就是这样?,任凭站得再高,也?不缺有人酸溜溜唱衰,暗讽喻瑶休养两三年?,已经跟不上圈子的发展了,这次光看片子类型就是个扑街相。

        喻瑶没管,也?让阿野别管,然后从电影点?映开?始,之前?的一片猜测质疑声,在短短几天之内直接变成了全网口碑爆炸的年?度最大黑马。

        很不好意思,养了崽的喻小姐,复出即巅峰。

        小桃花三岁半的时候,喻瑶这部拿了票房冠军的新片就战胜了同期一众热门电影,先后斩获了这一年?三个大奖的最佳女主角,正式成为整个影视圈年?纪最轻的大满贯影后。

        电影本身也?拿到了好几项重量级大奖,可谓全面丰收,导演张罗了声势浩大的庆功宴,大喊着不醉不归。

        喻瑶作?为女主角,自然被捧在上位,敬酒庆祝的一轮接一轮,以前?喻瑶从不在外面喝酒,但这一次没有拒绝得那么?彻底,一点?点?抿着,也?慢慢喝了小半杯。

        席间有很多人笑着议论:“看新闻了吧?今晚上有流星群,城里不知道能不能看得见——”

        “别想了,”泼冷水的声音非常及时,“城市里抬头估计只能看见路灯。”

        大家闹得热烈,庆功宴比原定时间晚了些?还没散场,喻瑶还奇怪阿野今天居然没打电话?催她,也?没过来找。

        结果不经意一抬头,正好有人推开?宴厅大门,她一眼就看见长身玉立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衬衫,手里提着短胳膊短腿儿的小桃花,在流淌的灯光下背靠着墙,唇边翘起一点?弧度,安静等着她。

        喻瑶的防线一秒告破,归心似箭,再也?待不下去,匆忙跟导演打了招呼,拿起包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变成迫切的小跑。

        到这时候,厅里的众人都看到了外面的情景,热络氛围里,起哄叫声此起彼伏,平常不敢宣之于口的羡慕都大方地?喊了出来。

        这种神仙老公,神仙儿子,给个银河宇宙也?舍不得换。

        喻瑶在喧嚣声里跑向容野,她喝了酒,有轻微的醉意,脸颊泛着很浅的胭红,抬头问他:“来了怎么?不告诉我?,怎么?不进去。”

        容野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是亢奋的人群,踮着脚往这边张望。

        他不在意,低头吻老婆柔软的唇:“我?如果进去了,重点?又会被转移,我?家瑶瑶今天是唯一的主角,就算是我?也?不能改变。”

        他指腹蹭着她热腾腾的脸:“胆子大了,还喝酒。”

        喻瑶多少有些?小头晕,环着他脖颈,笑得慧黠又依赖:“因为知道阿野来接我?,喝多少酒都不害怕。”

        她带着轻微醉意的时候格外可爱,眼睛湿漉,里面波光泠泠,鼻尖也?会发红,唇上还有未干的湿意。

        容野想着她刚才就是这样?的状态在里面被人推杯换盏,明明以为很大度的那颗心脏又不受控制地?狭窄起来,他眼神示意儿子,小桃花抿紧小嘴,严肃点?头。

        两个人分工明确,容野揽过老婆的肩,直接抱起来,喻瑶手里还提着包,一下没抓住要滑脱下去,小桃花在底下乖巧等着,举起两只小爪爪稳当托住,责任感超强地?把妈妈的包搂进怀里,奶糯糯地?跟容野说:“爸爸,我?接到啦。”

        容野扬眉,转身朝出口走,迁就着小桃花的短腿儿,他矮矮的小身影亦步亦趋跟着,揪着爸爸裤腿,跑得小帽子一掀一掀,风里都是他的甜意。

        喻瑶经过这几年?早就特别放得开?,谁爱拍谁拍吧,她安心待在容野怀里,眯着眼打量他,呼吸渐渐屏住。

        阿野今天是不太?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