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身日本将佐军装的影佐祯昭面带微笑的出现。

现场的一些中国记者脸色微变,名为‘中日友好研讨会’暨亚洲和平促进研讨会的记者招待会,竟然安排一名日本高级军官身着军装当新闻官。

这本身就是莫大的讽刺。

“本来,今天的记者招待会非常重要,岩井英一副总领事非常重视,按照计划,岩井英一先生很愿意就这个机会,和诸位共同探讨日中友好、亚洲和平,并且准备答复诸位向大日本帝国政府咨询的任何问题。”

停顿了一下,影佐祯昭继续说道,“不过,岩井英一副总领事先生临时有要务要处理,未能亲临,他特别叮嘱我,在此向诸位记者、嘉宾,以及所有爱好和平的朋友说一声抱歉。”

说完,影佐祯昭恭敬的向众人鞠躬致歉。

“说得好。”

“岩井先生日理万机,辛苦了。”

记者中的一些亲日派立刻叫好,鼓掌。

随即,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来。

……

坐在台下的宫崎健太郎面带微笑鼓掌,实则冷眼旁观。

他注意到来到现场的大部分记者应该都是亲日派,或者最起码表现上是亲近日人的。

不过,还是有一些记者一直表情严肃。

他注意到左侧有一位年轻的姑娘,个头娇小,不过,眼睛明亮,仿佛闪烁着倔强的光芒和火焰。

影佐祯昭随后向众人介绍与会的重要人士。

参加这个研讨会的人数不少,台上选择了中日双方各三名代表。

中方代表是周怀古、廖之梵以及刚才姗姗来迟的‘文友社’社长柳明非。

日方代表是东京帝国大学教授坂本长行、日中友好促进会副会长饭岛隆畦,以及沪上颇有名气的日本诗人小林鸠。

程千帆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日方另外两人的资料

所谓的日中友好促进会,是一些媚日文人和日本所谓学者在伪满创建的。

‘日中友好促进会’,总部在被日人占领之‘伪满’,然后派员来沪上举办日中友好研讨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至于另外一位小林鸠,程千帆了解不多,只知道此人是在沪上生活多年的日侨,其人倒是素来并无恶迹,一直以来是只谈风花雪月,只谈诗歌,却是没想到会来‘凑这个热闹’。

台上。

先是影佐祯昭大谈日中友好,日本是来帮助中国人过上幸福生活的。

然后是六名代表各自发言,大谈日中中日友好。

宫崎健太郎与坂本良野两人一边假座认真听,一边低声聊天。

“宫崎君,你来中国多久了?”坂本良野问。

“好几年了。”宫崎健太郎说道,“这几年间,我几乎游历了小半个中国,中国之大,中国之美,令人赞叹。”

“我也想要到处走走看看。”坂本良野说道,“只是父亲不允许。”

“为何?”宫崎健太郎问。

“父亲希望我回到国内工作,他已经在外务省帮我谋了个职位。”坂本良野摇摇头,“可是,我不希望当一个小公务员,整日埋头案牍之间,我希望四处游历,看遍世间美丽景色。”

就在程千帆与坂本良野言谈甚欢的时候,浩二出现在了延德里。

他此前先是到了位于薛华立路二十二号的中央巡捕房附近,找了个电报厅,打电话到捕厅,言说寻找程千帆警官。

对方回话说,程副巡长不在,今天家里有事请假了。

浩二颇为惊讶,程千帆何时荣升副巡长了?

程千帆没有来上班?

莫非确如影佐君所猜测的那般,那个宫崎健太郎有问题?

于是乎,浩二出现在了延德里。

他自然不会去直接敲开程千帆的家门。

他向延德里的街坊打听。

“老阿婆,向你打听个人。”浩二用问,“程千帆副巡长在家吗?”

然后,他就被马姨婆指着鼻子一阵骂。

浩二一脸懵逼。

却是没有注意到,一个在不远处搓脚泥的半大小子走开了。


 

旁边的街坊笑着说,你不该叫她老阿婆。

马姨婆虽然年纪一大把,但是,素来爱干净,会梳妆打扮,最不喜人听旁人说她老了。

浩二赶紧道歉。

再问程千帆是不是在家。

“帆哥儿啊,他在家。”街坊笑了说,“今天是帆哥儿家一个长辈冥寿,他在家的。”

“在的。”另外一人也说道,“我刚才还看到他在骂那捣蛋的猫咪。”

竟然在家?

浩二半信半疑。

他想起影佐英一的吩咐,决定眼见为实。

“浩子,把猫咪抓走,这捣蛋的家伙。”

走进程千帆的家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程千帆的声音。

然后就是猫咪喵呜的声音。

此前安排白俄假扮苏俄人伏杀程千帆之事,浩二跟踪过程千帆,听过程千帆说话,记得他的声音

这确实是程千帆的声音。

“浩子,你看好猫咪,别让偷了鱼。该死的猫咪,什么都敢偷吃,小心六姑婆抓了你去作伴。”程千帆在屋内说道,“我上楼休息一会。”

浩二心中一动。

他知道程千帆二楼之卧室的床靠近窗边。

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找到了一个位置不错的观察点,浩二扭头去看。

正好可以看见窗户。

只见程千帆一身长衫,斜向面向窗边看向远方,眼神有些哀伤。

尽管玻璃有些反光。

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看看到人的面貌。

是了,今天是程千帆外婆的冥寿,这是思念亲人,伤心了。

程千帆果然在家。

就在这个时候,浩二觉得脚底一热,就看到一个半大小子露着雀儿对着墙角撒尿,臭小子撒尿也不老实,挺着雀儿晃悠,正好尿了他鞋上。

“咛只小赤佬。”浩二低头跺脚,骂道。

“阿毛,过来。”

浩二就听到程千帆喊了一声,抬头去看时候,窗边已经没人了。

“你敢骂我!”半大小子哼了一声,“看我告诉帆哥,抓你吃牢饭。”

浩二心中一惊,他不敢和程千帆打照面,赶紧快步离开。

走了几十米,就听见身后程千帆家中的门打开的声音,那个阿毛噔噔噔跑进去,嚷嚷着,“帆哥,那人要打我,还说要割了我驴泡。”

浩二心中大恨,这个小瘪三端地是会撒谎,他脚步加快。

身后,有街坊在嘀嘀咕咕,这小子不是来找帆哥儿的么?

“肯定是要请帆哥儿办事,又是个穷鬼,荷包瘪瘪,不舍得了。”马姨婆嘲讽说道,故意很大声。

“呸!穷鬼!”

浩二落荒而逃。

程千帆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