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对方竟然敢‘假装’不认识自己,他的内心极度不快。

虽然同程千帆不是同级,但是,双方也是有过接触的。

作为当初东亚同文学院的风云人物,影佐英一对于自己的这段经历是自傲的。

“程君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影佐英一阴测测说。

宫崎健太郎一脸茫然,随即露出恍然之色,“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

新朋友坂本良野低声问,“宫崎君,怎么回事?”

“我刚才在入口处,巡捕也将我误认为别人,我也很惊讶。”宫崎健太郎低声说,一脸无奈。

“原来如此。”坂本良野点点头,冲着影佐英一说,“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这位是神户大学的宫崎健太郎先生,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中国人。”

“纳尼?”影佐英一听得两人用日语交流,内心疑惑,深深地看了‘程千帆’一眼。

然后他就观察到了区别,此人虽然同程千帆长相几无二致,但是,言谈举止、气质上确实是有差别的。

世上竟真的有长相如此相似之人?

……

“抱歉,我错将阁下认作一位中国朋友了。”影佐英一用日语说道,“自我介绍,在下影佐英一,帝国驻沪上总领事馆职员。”

“原来是影佐君。”宫崎健太郎微微鞠躬,“阁下同影佐祯昭大佐?”

“影佐武官是我叔叔。”影佐英一微笑说,“再次向宫崎君道歉。”

“无妨。”宫崎健太郎微笑说,“我很好奇,真的有一个中国人同我长得很相似吗?”

“确实,如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世上竟会有长相如此相似之人。”影佐英一点点头,“宫崎君从哪里来沪上?”

“四处游历,最近去了杭城、菎山。”宫崎健太郎说道。

“什么时候抵达上海的?”影佐英一继续问。

“半月前。”宫崎健太郎说道,他皱了皱眉头,“阁下在调查我?”

“宫崎君误会了。”影佐英一深深地看了宫崎健太郎一眼,“支那人反日情绪高涨,只是提醒宫崎君要注意安全。”

“有心了,多谢。”宫崎健太郎微笑说道。

“打扰了,两位请自便。”影佐英一点头致意。

看着远去的影佐英一,宫崎健太郎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

“怎么了?”坂本良野问。

“我不喜欢他说话的方式。”宫崎健太郎摇摇头,“感觉自己是被盘问的罪犯。”

想了想,宫崎健太郎苦笑说,“也许因我个性素来不合群,我不喜欢这个人。”

“原来你也有同感啊。”坂本良野高兴的说,“我知道这个人,影佐家的少爷,非常高傲,我也不喜欢这个人。”

“这就是你刚才装作不认识此人的原因?”宫崎健太郎笑着问。

坂本良野也是哈哈大笑。

“去,弄清楚此人的身份。”影佐英一走到一旁,对一名扮作侍者的特高课特工低声吩咐。

他没有继续盘问,除了感受到对方的反感之外,也不想因为过多的了解而影响自己的判断。

影佐英一不相信任何人,他只相信情报,只相信自己最客观的判断。

或者说,他只相信能力最出色的自己。

“是。”

不一会的功夫,侍者回来,禀告了探知的情况。

“神户大学中国文学院院长谷口宽之的学生,帝国福岛人士,行吟诗人宫崎健太郎?”

“是的。”侍者点点头,“今村阁下似乎认识此人,坂本长行教授也知道此人,现在和宫崎君在一起的就是坂本家的幼子坂本良野。”

影佐英一在思忖,他知道谷口宽之,此人和满铁方面关系较为密切,影佐英一在满洲的时候就听说过此人。

“竟然是谷口宽之的学生。”影佐英一喃喃自语,“还打听到了什么?”

“周怀古也认识此人,两人似乎是北平故人。”

“将周怀古带过来。”影佐英一沉声说。

很快,周怀古被‘请来’了。


 

“影佐阁下找我?不知道周某有什么可以为阁下效劳的?”周怀古满脸堆笑、鞠躬行礼。

这几天他的安全都是影佐英一负责的,他能够感受到这位影佐家的公子对中国人之隐藏的不信任和蔑视,故而面对影佐英一,周怀古有些忐忑。

“周先生不必紧张,有些事情要向周先生打听。”影佐英一微笑说道。

他即享受中国人对他的害怕和恭维,又从内心深处不信任和鄙视中国人。

卑劣的支那人!

“阁下请问,周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周怀古立刻说道。

“阁下同宫崎君很熟悉?”影佐英一问道,眼睛盯着周怀古,捕捉他的面部表情。

听闻此问,周怀古松了一口气。

他迅速琢磨该如何回答。

和一个日本学者是熟人,关系不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

刚才他注意到一个细节,日本驻沪上总领事馆副总领事岩井英一的副官今村兵太郎对宫崎健太郎似乎极为欣赏。

周怀古对日人高层非常关注,他知道今村兵太郎的另外一个身份,今村兵太郎是日本关东军副总参谋长兼日本国驻满洲国武官今村均的侄子。

周怀古长期呆在北方,最深切感受到日本关东军之强大。

有今村兵太郎的欣赏,宫崎健太郎的前程一片光明。

况且,周怀古也十分清楚宫崎健太郎的老师谷口宽之在满铁的能量。

故而,周怀古微笑回答说,“原来阁下是问宫崎君,周某同宫崎君确实是熟人,在北平和天津,曾多次品酒畅聊,对于宫崎君这样的大日本帝国青年才俊,周某很是佩服。”

“原来如此。”影佐英一点点头,“你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半年前吧。”周怀古说道,“我去拜访谷口教授,在谷口教授的公寓碰到了宫崎君,刚才宫崎君还说很喜欢上次请他吃的烤鸭。”

影佐英一暗自思忖,半年前……

“周先生素来对帝国亲近,影佐英一也愿意同周先生交朋友。”影佐英一微笑说。

“阁下厚爱,周某惶恐。”周怀古高兴的说道。

随后便是一阵谄媚的恭维。

强忍着厌恶之情,享受了周怀古的马屁,影佐英一随便找了个借口将周怀古打发了。

尽管从周怀古的口中证实了宫崎健太郎确有其人,且今村兵太郎以及坂本长行似乎都认识此人。

但是,多疑的性格令影佐英一依然无法完全放下怀疑之心。

他瞥了一眼正在同坂本良野低声交流的宫崎健太郎,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他会下意识的想起程千帆。

“浩二。”影佐英一低声说。

“属下在。”浩二走两步,靠近过来。

“交给你三件事。”影佐英一停顿了一下,“第一件事,你派人去调查,半年前程千帆是否在沪上,是否长时间离沪?”

“第二件事,安排人查一下宫崎健太郎抵达上海的时候,程千帆在哪里,在做什么。”

“第三件事,你现在去法租界中央巡捕房以及程千帆的家中,总之是程千帆会出现的地方,务必要找到程千帆,确认一下。”

“影佐君是怀疑这个宫崎健太郎是程千帆假扮的?”浩二轻声问,“应该不会吧,周怀古以及今村阁下……”

影佐英一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浩二一眼。

“是,属下这就去。”浩二不敢怠慢,立刻说道。

“你亲自去,一定要亲自确认。”

“明白。”

记者招待会由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武官影佐祯昭大佐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