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才没有避开周茹,选择拟电文,由周茹来发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杭州来电之所以选择更高级保密,主要原因是电文涉及到大笔经费,这是要保密的。

此外,江口英也的名字也属于保密范畴。

程千帆拟定的电文,模糊了这两点。

周茹是电报员,对于程千帆来说,周茹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他希望能够逐渐收服周茹,引以为心腹。

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向周茹释放信任之意,一步步将其拉拢过来。

周茹知道他的隐藏身份在巡捕房,这本身就是他最大秘密之一。

所以,除了涉及到他的红党身份,以及他正在操作的宫崎健太郎的替代身份。

其他的情报,程千帆会酌情向周茹透露。

电报员必须成为心腹,否则的话,程千帆不会安心。

从周茹的反应来看,是感受到了他的信任,非常开心,他此番操作还是有效果的。

此外,他一直在观察他提及发现了红党这句话的时候周茹的表情。

程千帆深知我党地下工作的强大,尽管周茹是红党潜伏人员的可能性极低,但是,他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

周茹表情没变化。

……

“山崎君,说说你的想法。”井上彦将山崎修一单独叫来谈话。

“馆长,我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向军部展示诸位勇士愿为帝国效死之精神风貌。”山崎修一说道。

井上彦看了此人一眼。

“馆长,勇士们为帝国流血牺牲,却得不到应该有的待遇和重视。”山崎修一咬咬牙,继续说道,“军部这样做,会让勇士们寒心的。”

“你倒是会抓机会。”井上彦缓缓地说。

“馆长,这是大家共同的呼声。”山崎修一鞠躬行礼。

“你下去吧。”井上彦点点头,“勇士们的呼声我听到了。”

“属下告退。”

井上彦的脸色阴沉下来。

井上公馆是为帝国干脏活累活的,军部表面上非常重视,经费从来都是第一时间满足。

但是,手下人却一直有怨气。

他们期待得到军部进一步的认可

他们不是杀手和打手。

他们希望获得帝国特工的身份认可,登记在册的那种。

事实上,这也是井上彦一直在努力的。

只有井上公馆获得军部的正式认可,他自身也才能获得更大的权利和晋升。

井上彦不得不承认,山崎修一很有能力,很会抓机会。

江口英也的忠义、英勇行为,确实是值得褒奖。

相信帝国军部也愿意宣传江口英也之英勇忠义行为。

这有助于井上公馆进一步得到军部的认可。

众手下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故而山崎修一甫一发声,立刻赢得了大家的一致支持。

于公,井上彦是支持这种操作的。

山崎修一一呼百应,这引起了井上彦的警觉。

井上公馆是井上彦一手创立的,这是他在立足和谋取更大权利的基石。

他绝对不容许手下有人挑战他的权势。

也许山崎修一目前没有这种‘取而代之’的打算。


 

但是,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的。

至于江口英也,井上彦摇摇头,他一度也对这名被营救出来的手下产生些许怀疑,但是,目前来看,基本上可以排除怀疑了。

支那人不会知道己方去劫刑场,江口慨然面对死亡,高呼战斗口号,这做不得假。

后来一心寻死之行为,便是井上彦也为有这么一位忠义手下感到欣慰和满意。

江口英也此种种表现,客观的说,也能够为井上公馆赢得喝彩声和更多的认可。

秉性忠义,不错的年轻人。

马姨婆和刘阿大依然每天会因为馄饨馅多了少了而争吵。

事实上,摄于增加了一个生煎摊子的危机意识,刘阿大的馄饨馅料分量增加,最起码程千帆吃出来虾皮多了一些。

日子过的很快,也很慢。

这一天,程千帆将三千五百法币的现金交于皮特。

“竟然这么多钱?”皮特大为惊喜,他没想到那几箱毫不起眼的磺胺竟然这么赚钱。

“老规矩,你净赚一半。”程千帆微笑说。

这是他和皮特的协议,卖掉货物,先将本钱结算给皮特,盈利部分,皮特直接抽走一半,剩下的一半是程千帆的。

就以这一批磺胺来说,程千帆以每盒二十元法币的‘高价’出售。

售卖所得约七千法币。

这批磺胺属于‘无本钱’的,所以,程千帆直接将七千法币的一半交于皮特。

剩下的三千五百法币是程千帆的,当然,支付给夏问樵的‘黑市抽成’,以及其他的开支,这也是需要程千帆负责的。

夏问樵方面,在这笔交易中获得了二百七十元法币的抽红。

为何是二百七十元?

程千帆给夏问樵方面的答复是,这批药品是欧洲最新药品,进货价格高达十五元法币一盒。

售价二十元,每盒的盈利是五元法币,以兹计算,总计盈利约莫一千八百法币。

一成五的抽红,可不就是二百八十法币!

对于这个价码,夏问樵方面没有异议,因为他们压根没有听说过这种药品,自然由得程千帆说什么就是什么。

饶是如此,三箱药品,抽红二百八十法币,已经让夏问樵非常惊讶了。

当然,也就是夏问樵方面根本不了解这批药物,常规的货品价格,青帮方面有极为详细的价格表。

是的,他们甚至比一些商人还要清楚货品的市场价格。

如此,程千帆表面净赚约莫三千法币。

还有二十盒磺胺。

特务处总部汇来的五千法币,买得二百五十盒磺胺,程千帆扣下了二十盒磺胺,作为潜伏小组的战备药品,对此,无论是余平安还是戴春风虽然有些‘生气’,却终究都没有说什么。

红党方面,程千帆估计他们吃下了约莫四五十盒的份额。

整个交易过程,程千帆全程没有露面,他安排李浩负责的。

两个字安全。

他不想知道哪个买家是红党安排的,也不会对红党降价优惠,一切以正常黑市交易操作来进行。

程千帆自然知道红党方面想要拿出接近一千法币是多么困难,但是,他选择冷眼旁观。

为红党筹集资金,这不是他的工作,他绝对不会去参与其中。

不过,程千帆自己以二十元法币每盒的价格,私下里吃下了五十盒磺胺,这批药物他会妥善保管,以备急用。

他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秘密为红党药物,但是,绝对不会在售卖过程中对红党有所照顾。

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黑市商人。

这是他长期特工潜伏生涯的准则,一切以正常操作来进行。

唯有这样,才能确保不会被牵连和怀疑。

如此,在这笔交易中,程千帆真正赚了两千多法币,七十盒磺胺,其中二十盒磺胺是他为自己的潜伏小组准备的,另外五十盒磺胺的存在,除了他自己之外,无人知道。

五月十九日,日本驻沪上总领事馆副总领事岩井英一一手筹备的‘日中友好研讨会’召开。

‘宫崎健太郎’一身西装革履,从虹口区的住处出发,招了一辆黄包车,前往会场。

宋甫国已经提前通知程千帆,此次刺杀周怀古的行动,不需要他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