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起来时,身边空落落的,太阳已经透过落地窗洒到床上。我打了个哈欠,本来想起床的,但是一低头,无意间看见昨天夜里秦姨躺过的地方全是痕迹,床单上全是小地图。

我盯着看了几秒,看见房间里没人,趴在床单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味有些怪怪的,带着一股很明显的骚气。

穿好衣服裤子,走出房间,秦姨正在系着围裙做早点。

桌子上和以往一样,每天早上都放着一杯色泽看起来不是很正常的牛奶,喝起来有腥味。我不由得响起那天在客厅里看见秦姨从兔兔里挤出来的东西。

胃里有点范恶心,秦姨端着早点走出来,语气温柔的对我说:“童童,快点把牛奶喝了。”

我看着秦姨胸口鼓鼓的地方,又看了看桌子上的牛奶,抗拒的说:“秦姨,我不喝可以不可以,我不想喝。”

秦姨板着脸:“不行,快点喝了,对你的身体有好处,不喝也是浪费。”

我清楚一点,秦姨对我好,是建立在我听话的前提上。要是我不听他的话,显得有点叛逆,一次两次还好,要是次数多了,她真能把我赶出去。

我端起杯子,憋着一口气,什么味都没尝出来就喝光了。秦姨小脸红扑扑的,看着我喝完了,把炖好的鸡蛋羹放到我面前。

“童童,我早上出去买的鸡蛋羹,快点吃。”

她用勺子喂我,刚吃下去,舌根儿都鲜化了。

“好吃不?”

我点点头:“好吃,秦姨,我对一直对你好的。”

她看我的视线,愈发柔和,笑咯咯的说:“只要你听秦姨的话,想吃什么想玩什么都可以。”

傍晚时,秦姨吃过晚饭,就去卫生间里面洗澡了。我坐在床边,听着里面的哗哗流水声,脑袋里不禁浮现出秦姨性感火辣的身躯。

她叫了一声我的名字:“童童?”

我扯着吓死人的嗓门儿答应:“姨,我在外面呢。”

秦姨笑咯咯的说:“帮我去衣柜里面拿两件外衣,我刚才进去的时候忘记拿了,左边第一个抽屉。”

我的嘴咧得跟蛤蟆一笑,跑到秦姨衣柜面前,按照她告诉我的地方,蹲下来拉开衣柜。才看见里面的内衣,小脸就不争气的红了。

抽屉里有很多款式的内衣,我随手拿起一件,在面前晃了晃,这条小内内只有一根细细的绳子,唯一布料最多的边缘还是透明的。

还有许多丝袜,什么颜色的都有,我拿到鼻子面前闻了闻,带着淡淡的香味。看见这些内衣,小家伙立刻从沉睡中苏醒,昂头挺胸。

我翻了一会儿,最后从内息下面拿出一根造型奇怪的塑料膀子,上面还带有螺旋纹。仔细看了看,我顿时反应过来,这跟塑料棒子跟小家伙长的差不多,但是比小家伙还要大。

我站起来,把塑料棒子放到小家伙那个位置,好奇的比划起来。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以为是什么玩具,攥在手里面,然后抓了几件内衣就跑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秦姨的声音响起来:“进来吧。”

一推门就开了,卫生间里面水汽腾腾,镜子上蒙着一层雾气。前面是拉帘,秦姨就在后面洗澡,一条白皙纤长的手臂丛拉脸的缝隙中伸出来:“童童,快把内衣给秦姨。”

递给她后,我转身就要走。

秦姨声音惊慌的叫了我一句:“童童,等一下。”

我愣住了,转身看着从拉帘里伸出头的秦姨,她头发湿漉漉的,白嫩的肩头上还带着一些水珠。她视线停在我手上那根塑料棒子上,脸蛋红的不像话,都能掐出水了。

“秦姨,怎么了?”

她羞的面红耳赤,声音也小了:“童童,你手里的东西从哪儿找的?”

我把塑料棒子扬了扬,傻乎乎的说:“我从抽屉里面找的,秦姨也喜欢玩玩具吗?”

说着,我把膀子放到裤裆上比划了下:“秦姨,我发现它长的和小家伙一模一样,你看……”我和她一起把视线移向裤裆,那根塑料膀子直挺挺的对着秦姨。

秦姨惊慌失措的开口:“童童,那不是玩具,快点放回去。”

我委屈的看着她:“可这就是玩具啊,秦姨,我……”

我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她迅速穿好内衣,连身子都顾不及擦干净,跑过来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塑料棒子。她都不敢看我的眼睛了,抱在怀里跌跌撞撞的跑出卫生间。

出来时,秦姨手里的塑料棒子已经没了。

我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