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郁放下笔,站了起来:“我就等你们呢。”

        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中又继续道,“今天我请你们吃饭。”

        巫乐问:“为什么?”

        “今天要不是你们,我就得被球砸了,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吧。”

        夏郁收起画板,“推辞的话就别说了,而且除了这个,我还有一个事情想征求你们的同意。”

        “什么事啊这么一本正经的?”巫乐问。

        夏郁把包背起:“刚才我画的那张画你们看到了吗?”

        巫乐点头:“看到了。”

        夏郁又看向周鼎:“周队有看到吗?”

        周鼎也点了点头。

        “有个女生问我花钱买那张画,不过我没有立刻同意,我想先问问你们介不介意。你们要是介意的话,我就不卖她,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能赚八百。而且那个女生不止想要我这一张画,还想约其他的,所以我这笔外快能不能赚到还得看你们,当然,我会给你们分红。”

        夏郁戴上手套,跟两人一起往外走,“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也算我的金主爸爸,我当然得请你们吃饭。”

        “就这?”巫乐耸耸肩,“这有什么好介意的,我无所谓,钱不用给,你要画随便画。”

        周鼎也同意了:“可以,我也不用什么分红。不过画完得给我看一下,我同意了才能给别人。”

        夏郁嗯了声:“没问题。你们想在食堂吃还是去外面吃?”

        巫乐想到吃的就高兴了起来:“食堂吧!二楼开了家烤鱼,我们今天本来就是打算去吃烤鱼的!”

        夏郁:“好。”

        龙城大学一共有三座食堂,每个食堂都分上下二层。下层是普通的打菜区,上层则让一些商户入驻,弄成了一个小型的美食街。

        不过美食街的饭菜没有补贴,所以价格和外面差不多。

        点完烤鱼,三人坐了下来。

        夏郁又去拿了些关东煮。鲜美的汤汁干净清爽,萝卜煮得透透的,一咬下去全是汁水,撒尿牛肉丸也鲜嫩弹牙,非常符合夏郁的喜好。

        “是不是就是那个坐你旁边的女生啊?我打球的时候就看到了,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巫乐一只手拿关东煮,另一只手捏着啤酒罐,吃得有些豪迈。

        “是她。她不是我女朋友。”

        巫乐又问:“那你有女朋友吗?”

        夏郁摇头:“没。你们呢?”

        “我也没,倒是有一个喜欢的,但她不喜欢我,她喜欢……”一个‘你’字就要说出口,又被反应过来的巫乐及时咽了下去,“她喜欢别人。”

        夏郁没说话,举起杯子跟巫乐碰了一个:“加油。”

        又看向周鼎:“周队呢?”

        周鼎摇头:“没有。”

        good

        夏郁夹了块烤鱼,状似随口地又问:“那有喜欢的吗?”


 

        “没。”周鼎再次摇头。

        goodx2

        巫乐忍不住插话:“我一直觉得周队的女朋友是篮球!”

        夏郁适时地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巫乐见状更来劲,手里的关东煮都放下了下来:“真的,他除了学习就是打篮球,连游戏都不怎么玩,别提发现‘美’了,他连‘美’都不接触,能有什么女朋友?一张斩女脸简直白长了!”

        周鼎笑了笑:“就你话多。”

        goodx3!

        夏郁不怎么喜欢吃辣,但他觉得今天的香辣烤鱼可以给一个五星好评。

        ……

        晚上,回到宿舍后夏郁没有着急把那副画画完,而是拿出平板,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勾勒出了一副并不潦草的草图。

        图中间是一只手拿着篮球,另一只手撩起衣服下摆擦汗的周鼎,他的身后是互相勾着肩膀欢声大笑的队友,背景自然是篮球场。

        夏郁不光把整个构图画出来了,甚至还把人脸、肢体、衣服等等的细节也一起画好了。

        除了周鼎的腹部。

        只有那一块是空白的。

        他盘腿思索了一会,又往草图上加了不少细节。

        ——又多加了几个观众,还把远处扫地的保洁阿姨也画了进去,篮球馆的窗户上加了窗外的风景,还细心地把所有的明暗线条都打上。

        这样一来,整个图顿时密密麻麻,一看就觉得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画完后夏郁先去洗了个澡,一直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才给周鼎发了消息。

        【夏郁:你好,现在有空吗?】

        【夏郁:我画好了一章草图,想先给你看一看。】

        【周鼎:在,发吧。】

        【夏郁:[图片]】

        【夏郁:我想先给你看下草图,不然等我上完色全部画好了你再说不行,那我就损失太多时间了。】

        【周鼎:你这是一回去就开始画了?】

        这问题问得不错。

        【夏郁:是的,一直画到现在。怎么样?你觉得可以吗?】

        【周鼎:那个腹部为什么是空着的?】

        【夏郁:这也是我想跟你商量的。】

        夏郁尽量让自己的文字显得又正经又严肃又真诚,【其他部位比如四肢,你打篮球的时候我都看见过,但是腹肌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腹肌是什么样,而且你的身高很高,我觉得腹肌的大小和位置应该跟一米七、八的人不太相同吧?所以我的想法是,等下次我去看球的时候你能不能把腹肌给我看一下?我也想知道刚打完篮球的时候腹肌的状态和平时是不是有所不同。】

        【夏郁:请问可以吗?】

        发完后,夏郁单手托腮,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他不担心周鼎会拒绝,虽然还没有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几次接触下来,周鼎给他的观感还是不错的。

        他觉得对方挺低调,好像习惯于站在朋友身旁、站在自己熟悉的圈子里,不主动冒头,也不主动交际,很安静,和外界也很疏离,但他并不冷漠,甚至很细致,注意到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会毫不吝啬地伸手。

        温和二字,并没有说错。